管虎:好电影,是一种能触动人心的力量

 

2020年《封面故事》第7期:管虎(来源:网易娱乐)

——对《八佰》的期盼,就相当于是孩子生出来,他得自己长大。

2020年对于电影行业来说,无疑是异常艰难的一年。随着年初春节档电影一部部撤档,在这大半年里,对于电影从业人员和爱好者来说,每天期盼最多的就是等待电影院像往常一样开门营业。中国电影经历了大半年的停摆,终于迎来了激动人心的重启时刻,随着《八佰》这部电影宣布定档8月21日,更是燃起了观众的观影热情。

说起《八佰》这部电影未播先火,从去年开始观众就十分期盼看到这部电影。在电影院刚刚复工很多电影还在观望的时候,《八佰》的定档无疑是提振了市场信心,给整个电影市场打了一针强心剂。很多人说,终于看见了目前低迷的电影市场复苏的希望,这无疑也是“吹响人心的号角”。

随着电影定档,我们也与管虎导演来了一场独家对话。真正面对面与他交谈时,从他眼中能读出对于这部作品的满满期待。他回答问题时目光炙热且真诚,人也透露着一股随和之气,与他日常严肃的面容形成反差。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别看我长这样,我在现场其实一次火都没发过,不信你问工作人员”。

经历十年筹备,四年制作,管虎导演这部作品,单说整体的时间跨度,就足够用心。制作上也是诚意满满,除了采用IMAX摄影机就给拍摄上增加了不少难度,还有从布景到服化道,都耗费了巨大的人力物力:整个道具组有100多人,最费力的铲车经历了无数次调试;服装要先经过几遍沙洗石磨然后水洗日晒,才能做出褪色效果;化妆要根据演员不同的阶段来制定……布景则更是面临了巨大的挑战,场景都是真砖实瓦,是一项大工程。2016年开始筹备的时候,管虎导演就总担心“出事情”,结果南方下大雨导致地基下陷,一切又要重头开始。

“可那能怎么办,演员都签约了,那会儿真的怀疑这么做的意义。”说这句话的时候,管虎导演边笑边回忆着,似乎又想到了当时的艰难情景。

《八佰》是一部有关血性和尊严的传说,它是群像戏,刻画了小人物的蜕变,从小人物切入到描述战争。它是一个社会阶层的时空展现:在一个四行仓库周边的故事,上至银行、买办、知识分子,下至普通士兵,形成了这样一个世界。管虎导演在预告片中曾说这部电影的意义在于集体的中国人在抗击外辱,这些民族英雄,从哪个角度来说都是中华民族的脊梁,也是我们至今仍然可以依靠的力量。

除了题材本身引人期待之外,强大的演员阵容更是令观众充满信心。像姜武、王千源、杜淳、张译这样戏骨级别的不用多说,俞灏明、魏晨、欧豪等青年演员也令人十分期待。谈及选角的考量,管虎导演笑道:“我的电影没有选角一说,都是哥们儿,多少年前就说定了。比如(俞)灏明,我总和他说别老跟那花一样的歌手似的,你身体里肯定有别的东西,通过这个电影拿出来。”

不得不说,虽然是“呼朋唤友”组成了这部电影的演员班底,但演员们都为了呈现出一个好的作品,拼尽全力地付出,以铭记那些用生命捍卫民族尊严的八百壮士。张译在冰水下冻着,本就不会游泳的他,还要克服没有水下经验这个困难;魏晨瘦到脱相;欧豪更是负伤,膝盖上掉了一块肉还在坚持拍摄……管虎导演也曾感慨道:“但愿所有付出,未来都可以骄傲提及。”

——————“电影这个行业,是深不可测的,是需要充满敬畏的。”

12岁以前的管虎,是生长在老北京胡同里的,他称自己是后海帽儿胡同里长大的“野孩子”。他拍完《老炮儿》之后接受采访,说自己从小到大,没少打过架,这可能也是造就他真性情的主要原因。12岁以后,他才搬到平房——北京电影制片厂大院。电影厂大院儿里每周会放2-3次电影,这就是管虎导演印象中关于电影的启蒙。对他影响最大的启蒙电影,并不是像《拯救大兵瑞恩》这样好莱坞式传统类型影片,而是《细细的红线》和《全金属外壳》。管虎认为,对于电影来说,战争不是最重要的,它不过是一个载体,战争中的人才是最重要的。记得有人这样评价管虎导演:“管虎并非是个剧情攥写的大师,但绝对是个人性塑造的怪才。”在管虎的作品中,能看到对人性的探索,既有歌颂人性的,也有批判人性的,他很擅长挖掘人性的善恶。无论是正面人物还是反派角色,都是有血有肉十分丰满的形象。例如《老炮儿》里的六爷,有些固执,循着“老规矩”,不愿意向这快速发展的世界妥协。但他也有着不服老的激情,仍然用着属于“老炮儿”的形式对决,最终倒在冰湖面之上。还有父子情这条线,六爷不断尝试挽回与儿子间的情谊,实现和解。在管虎导演眼中,好的电影是一定要能打动人的,就是要有一种能触动人心的力量。

其实一开始,管虎并没有励志一定要走导演这条路,对于电影的热爱和兴趣也是上学之后看了大量的电影以及老师的引导教学,才慢慢培养起来的。1992年就拍了处女座《头发乱了》的他,如今入行已经将近30年,但他称自己仍在“入门阶段”。“年轻那会儿,觉得自己是天之骄子,憋足了气就想证明自己和别人不一样,得挑战革新。可越做到后面越觉得害怕,感觉越难拿捏和探究。”

“我觉得我还是在一个战战兢兢尝试性的过程当中,没有开窍这回事儿。它(电影行业)是深不可测的,需要充满敬畏的。”

在管虎眼中,做导演最重要的素质就是能“抗事儿”,要有足够的承受力、坚韧力和忍耐力,去解决拍摄时遇见的所有问题。他也在做一个好导演这条道路上,不断探索着。

如今,中国电影市场正在稳步提升与发展,每个国家的电影也都有一个发展必经过程,我们也沉浸在这个过程里,越变越好。期盼像管虎导演说的那样:“但愿成熟市场别太晚到来”。

文章已创建 121

相关文章

开始在上面输入您的搜索词,然后按回车进行搜索。按ESC取消。

返回顶部